多少代人的努力,才能有一个女性副总统?


我的母亲深信在这样的一个美国(少数族裔女性当选副总统)是可能的。所以此时我想着她,想着一代代女性,非裔、亚裔、白人、拉丁裔、原住民女性们。她们在这个国家的历史上为了这一刻铺平了道路。



在胜选后的演讲中,即将成为第49任美国副总统的贺锦丽如是说。贺锦丽(Kamala Harris)预计将于2021年1月就职,成为美国首位女性副总统及首位拥有非裔及亚裔血统副总统。


今年恰逢美国女性赢得选举权一百周年,今天让我们共同回顾在贺锦丽的胜选前,都有哪些杰出女性通过自己的奋斗和抗争,为后来者铺平道路。


图丨图中这些举着横幅的女性自1917年1月开始就每周在白宫门口静站6天。她们被称作沉默的哨兵,决心通过这种方式让伍德罗·威尔逊总统蒙羞并支持美国宪法第十九修正案。修正案于1920年8月18日达到足够数量的州认可后生效,规定了“美国公民的投票权不得因性别因素而被联邦或任何一州拒绝或限制”。而这些沉默的哨兵在此之前受到过路人的羞辱,忍受了各种恶劣天气,甚至还遭到过逮捕拘禁。

LOC,美国国会图书馆



Victoria Woodhull


在女性可以投票前,就有女性被提名参选美国总统。妇女参政论者、纽约报纸出版商维多利亚·伍德赫尔(Victoria Woodhull)是华尔街第一个女性股票经纪人。1872年,她被新成立的平等权利党(Equal Rights Party)提名,成为第一位参加总统竞选的女性。


图丨伍德赫尔肖像照。

PHOTOGRAPH BY FINE ART IMAGES, HERITAGE IMAGES/GETTY IMAGES


其实时年33岁的伍德赫尔在法律上也不可能成为总统,在选举日当天,伍德赫尔因在报纸上刊登宗教领袖的桃色新闻而入狱。尽管伍德赫尔并没有真正地参与选举,但在贺锦丽之前,至少有11位女性曾竞选过副总统一职



Lena Springs


Lena Springs是南卡罗纳的女性参政权争取者之一,在1920年第十九修正案通过后,活跃于民主党中。1924年,她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担任委员会主席,当她成为第一个由主要政党代表提名担任副总统的女性时,她本人也感到十分惊喜。Lena Springs获得了几张选票,但最终由内布拉斯加州州长(Charles Bryan)当选副总统。



Charlotta Bass


1952年,夏洛特·巴斯(Charlotta Bass)成为第一位非裔女性副总统候选人。她拥有西海岸最大的非裔美国人报刊California Eagle,同时也是一名进步人士。由于对两大政党忽视非裔和妇女权利感到失望,她转而投向进步党,与文森特·哈勒南(Vincent Hallinan)一同参与竞选,两人赢得14万张选票,但艾森豪威尔和理查德·尼克松轻松获胜。


图丨夏洛特·巴斯和文森特·哈勒南(左一)以及音乐家Paul Robeson合影。

PHOTOGRAPH BY LOS ANGELES EXAMINER, USC LIBRARIES/CORBIS/GETTY IMAGES



Frances Farenthold


弗朗西斯·法兰索德(Frances Farenthold)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政治家,在德克萨斯州众议院工作了四年,是任期内唯一的女性。1972年她竞选州长,在决选中落败。同年晚些时候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女权主义领袖Gloria Steinem 将她提名为副总统候选人。



LaDonna Harris


拉·唐纳·哈里斯(LaDonna Harris)是一个科曼奇人(美国原住民部落)。1980年,她以公民党(Citizens Party)候选人的身份参选,成为第一位美国原住民女性副总统候选人。20世纪70年代,作为俄克拉荷马州参议员弗雷德·哈里斯(Fred Harris)的妻子,她一直为原住民事务贡献自己的力量。她和总统候选人巴里·康诺纳(Barry Commoner)以环保为竞选纲领,仅赢得不到1%的普选选票。



Geraldine Ferraro


1984年,Walter Mondale提名纽约女议员杰罗丁·费拉罗(Geraldine Ferraro)为副总统候选人,她的出现影响了选举,但只是赢下了哥伦比亚特区和明尼苏达州,最终罗纳德·里根和乔治·h·w·布什还是以压倒性优势胜利。


图丨杰罗丁庆祝她的胜选。

PHOTOGRAPH BY GILLES PERESS, MAGNUM PHOTOS



Winona LaDuke


拉杜克(Winona LaDuke)是明尼苏达州的生态学家和印第安族裔活动家,在1996年和2000年和拉夫·纳德(Ralph Nader)一同代表绿党。拉杜克和后者在2000年获得了2.7%的普选选票,即290万张选票,这是迄今为止第三党派的女性副总统候选人获得的最多选票。


图丨拉杜克和Nader在竞选活动中的徽章。

PHOTOGRAPH BY DAVID J. & JANICE L. FRENT, CORBIS VIA GETTY IMAGES


万事都难以一蹴而就,这些在极低的概率下排除万难争取平等和公正的先驱女性们为后来者铺平了道路,我们才能看到贺锦丽今天的成功,而她的成功毫无疑问也将鼓舞更多后来的女性和少数族裔争取平等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