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可爱预警”流亡海豹与当地渔民之争

地中海僧海豹,33种鳍脚目动物中最稀有的一种。海豹家族在江湖中留下了“豹可爱”的传说,是热搜常客,人气很高,有大量拥趸表示“吸海豹”根本停不下来。然而,古老而稀少的地中海僧海豹如今面临生存危机,野外数量仅在600只左右徘徊。僧海豹中共有三种,另两种中,加勒比僧海豹现已灭绝,夏威夷僧海豹约有1000只,也处在濒危状态。


图丨一头成年雄性地中海僧海豹在马德拉群岛的国家公园里游泳,那里是地中海僧海豹仅存的三个种群之一的栖息地。

PHOTOGRAPH BY DOUG PERRINE, MINDEN PICTURES


为了拯救这种生态圈的顶级掠食者,环保主义者们为地中海僧海豹准备了一个硬核庇护所——曾经流放犯人的岛屿伊亚罗斯岛GYAROS。


希腊版“恶魔岛”


恶魔岛Alcatraz位于美国旧金山,关押过不少知名重刑犯,而伊亚罗斯岛可谓是希腊版恶魔岛,这里树木不生,到处是聒噪的海鸟,两侧是陡峭的悬崖,被视作不祥的岩石,希腊人和拜占庭人曾流放政治犯至此。


图丨地图上的伊亚罗斯岛


二战后的几年里,军事当局占领了这座岛屿,并建设了监狱,流放了两万多名政治犯在此。犯人们生活在残酷的条件下,许多人在墙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被囚禁的时间,这些记号至今仍能在摇摇欲坠的监狱墙壁上看到。


图丨如今伊亚罗斯岛上的监狱遗迹。

PHOTOGRAPH BY PETER SCHWARTZSTEIN


近年来,希腊海军把伊亚罗斯岛用作靶场,数不尽的弹药把岛上的山丘打得满目疮痍。


这样的岛屿真的适合作为海豹的庇护所吗?

答案是肯定的。根据美国海豹专家、海洋哺乳动物委员会顾问Jason Baker,这样用小岛帮助稀有动物复苏的案例并不罕见,只要给它们提供哺育幼崽的空间和食物,海豹就会很快乐。


图丨一个圆头圆脑的夏威夷僧海豹

PHOTOGRAPH BY BILL CURTSINGER


全球旅游业的兴起改变了许多邻近的岛屿,如米科诺斯岛、安德罗斯岛和蒂诺斯岛,但由于其黑暗的历史,伊亚罗斯岛无人居住无人开发,这个五英里长的岛屿还有着丰富的海蚀洞,很适合作为叫声宏亮的地中海僧海豹的栖息地。


地中海僧海豹兴衰史


地中海僧海豹曾经在地中海、东大西洋和黑海的部分地区分布,现在仅存在三个种群,分散在毛里塔尼亚、葡萄牙马德拉岛、希腊及土耳其沿海地区。


这种古老的物种的衰败始于罗马时代,当时的猎人们觉得“海豹浑身是宝”,猎杀它们以获取海豹肉、皮和油脂。现代以来,沿海地区的发展侵占了它们的栖息地,迫使它们聚集在海蚀洞里。而渔民们有意无意的捕杀更是减少了它们的数量。而故意捕杀的原因仅仅是报复海豹吃了海里的鱼。


图丨有没有想过海豹怎么区分彼此?比如这只趴在冰面上的小海豹,它妈妈仅凭气味就能将它和其他数百只海豹区分开来。

PHOTOGRAPH BY NORBERT ROSING


随着保护项目的展开,2017年起,工作人员一直忙着移走伊亚罗斯岛上还未爆炸的战舰外壳,清理海蚀洞里可能会杀死海豹的废弃渔网,还在岛上的制高点建立了一个军事级别的监视系统防止入侵者。通过这些努力,他们希望为海豹建设一个庇护所。


目前,伊亚罗斯岛上有60头海豹,约占全球总数的10%。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最近把该物种从“极度濒危”更新为了“濒危”。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对这一点喜闻乐见——当地的渔民认为海豹数量的回归是以他们的生存利益为代价的。


渔业困难


锡罗斯岛Syros是距离伊亚罗斯岛最近的岛屿,这里的渔民们对于僧海豹的复兴并不怎么感冒。当地前渔民协会的会长说:“我们并不想伤害海豹,但是,有组织支持它们,谁来帮我们呢?没人。”


伊亚罗斯岛作为一个保护区,它周围的主要渔场都被关闭了。由于这个原因,锡罗斯岛和附近其他岛屿的渔民坚持认为,自然资源保护主义者优先考虑海豹的福利,而忽视了他们的利益,增加了他们的财务困难。


图丨豹海豹,因其身上斑点而得名,是南极洲的主要食肉动物之一。

PHOTOGRAPH BY JOHN EASTCOTT AND YVA MOMATIUK


鱼价本就因为希腊经济危机下降,在如今疫情的背景下,更多渔民出海捕鱼,鱼价将进一步下跌。政府官员和环保人士称,他们注意到了让渔民生存下去的必要性,因此计划让渔民参与进在未来的生态旅游中。


夜幕下的攻防演练


前文提到岛上布置了军事级别的监视系统,原因之一就是地中海僧海豹和渔民之间的紧张关系已经导致了夜间的非法捕捞。如果渔船进入了伊亚罗斯岛方圆5公里的限制区,高清摄像头就会锁定渔船并向岸上的海岸警卫队报告。


图丨国家地理大师级摄影师乔尔托雷发现海豹总是互相吼叫。图中是两只雌性海狮为了争夺领地互相吼叫。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本是出自对濒危物种的保护,如今却变成了一场希腊“无间道”,负责项目的世界自然基金会成员有时会凌晨出动,试图抓个现行,然而他们也会被渔民们监视。


为了生存,渔民们似乎执意要继续非法捕捞。一名要求匿名的渔民表示:“你必须得明白这是我们的渔场,不是海豹的。我们不会收手。”

锡罗斯岛海岸警卫队发言人拒绝公开发言。


生的希望


海豹的生育能力从来都不是特别好,它们一直在努力弥补人类数量激增导致的海豹数量减少。它们也从来没有远离过家,所以它们的本能是不去寻找新的狩猎场,尽管现状是它们的家园已经变成了世界上最繁忙的海域之一。


海豹面对流行病也显得很脆弱:1997年,超过150只地中海僧海豹死于毛里塔尼亚的一种神秘病毒。这尤其令人担忧,因为它们仅剩三个种群,其中任何一个的消失就有可能导致地中海僧海豹的灭绝。


最后,气候变化导致的海平面上升也淹没了海豹用来休息和社交的沙洲。


尽管如此,大多数参与海豹保护的人仍然看好他们保护海豹的前景,它们所具备的顽强品格让人们相信随着捕杀的减少,地中海僧海豹就会恢复过来。